<b id="301l4"><bdo id="301l4"></bdo></b>
    1. 您好,歡迎來到 i 北方網官方網站!
      • 登陸企業郵局
      • 返回首頁
      • 加入收藏
      • 手機站
      ####.##.##
      i北方網官方賬號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歲月

      李希曉:笑談馮士亮

      來源:原創  發布時間:2023-01-21  瀏覽:10452  字體【 【關閉】
       
      馮士亮走了,我們再也聽不到他流暢地笑,幽默地說,我知道: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在我的記憶里會漸漸清淡。然而,他那些閃光的章節會在我一生中產生強烈的“震感”.….
      笑談讓人輕松一些,不覺得那么凝重。今天早上朋友們送士亮老兄,我剛陽轉陰怕給大家添麻煩,就沒有去。在他人生的旅途中,也許永遠沒有什么故事了,可我講給朋友們的故事,卻開始了,他再也沒有什么顧忌,我也可以盡情地講這些真實的笑話,我相信這堆笑話會伴隨著朋友們走過春秋走過冬夏,留給后人想笑又笑不出來的那種深深的思考……
      他在清水河縣委當秘書的時候,人年輕,那時也沒有什么娛樂,除了工作還是工作。寂寞無聊,他跟幾個當秘書的哥們兒打起了撲克,“爭上游”爭了整整一夜。撲克的癮過了,可忘了大事,早上要研究開四干會的報告,縣委常委都要聽,這可瞎了。怎么辦?縣委辦公室主任就坐在他旁邊,眼巴巴地盯著稿紙,見第一頁第二頁還有字,翻到第三頁,稿紙空空,不要說一個字,就連半個標點都沒有,可馮士亮還是照讀不誤,一板一眼,不緊不慢,不慌不忙,辦公室主任臉似墻皮,冷汗不斷,差點嚇出病來。親們,你覺得這場戲最后會怎樣收場 ?
      奇跡,稿子通過了,領導滿意,辦公室主任高興,馮士亮才開始寫稿了,哈哈哈哈…
      他在清水河當韭菜莊書記的時候,縣委書記是張茂威,張書記清正廉潔,聞名遐邇,下鄉領著干部,只許吃莜面山藥,不許吃肉,誰要吃肉,整你個半死。到了韭菜莊,馮士亮給殺了一只羊,張書記訓他,還要處理他。他說這個羊瘋了,你不吃它也活不了,聽馮士亮這么一說。張書記真把瘋羊肉吃了……
      馮士亮在清水河當副縣長時,上面給了縣里三百多個勞動指標,有個環節干部想安排他侄子,可常委會上午已研究了,找到馮士亮,他哈哈一笑,“這點事還不好辦,我給添個名字不就辦了,那么多人,領導們誰能記得住!”按他的辦法,事情真辦了。
      離開烏海市,組織讓他去交通廳當廳長,他不去。后來就鬧了個“待分配”,事兒不多,就休息時打起了麻將。他干什么都不惜力,常常通宵達旦。記得有一次我組織了一場活動,都是廳局長,怎么也等不來他,干什么呢?我過去一看,他是在那兒打麻將。我就脾氣冒煙,沖上去一腔怨氣:“走!”,他說:“就一圈牌了”,我上去就把麻將牌給揚了,他出來嘴嘟嘟噴囔,“什么叫朋友?朋友就是相互理解嘛?!彼终f:“希曉,我也不是愛打麻將的人。要是讓我忙起來能顧得上打麻將嗎?你要打麻將,人家就不告啦!我不打麻將,開足馬力工作。人家就說我還想往上爬了,還想往大鬧了哇,就使勁告我呀!你說我說的對不對?”我倆對視而笑,“你是常有理,你哪有不對的呢?”哈哈哈哈,我跟他一起笑……
      馮士亮在清水河喇嘛渡口拉船時候留的什么頭?我不知道。我認識他的時候就留著長發。到烏海當了市長,許多人因為他的頭發生了爭議。說他像個烏蘭牧旗的演員,不像個市長,他也不在乎,人們議論起來,總是嘿嘿地笑,為了這件事兒,我還寫了一篇雜文《有感于市長留長發》大意是說馬克思,恩格斯都是長發。周恩來總理也留過長發,你說光頭好,蔣介石是光頭,林彪是光頭,罪犯到看守所都得剃光頭,哪種頭是革命頭,哪種頭是反革命頭?哪種頭是市長該留的頭,哪種頭是市長不該留的頭,真為難他。
      和馮士亮交流,很多語錄體片段,讓你難以忘卻,余味無窮。他說開會,大會解決小事情,小會解決大事情,不開會解決的是是驚天動地的事情。他說錢,錢在哪里?錢就在腦子里。他在哪主政,都是沒錢敢辦有錢的事兒,錢少敢辦錢多的事兒,真的是好像沒缺過錢。我比普通的記者熟悉馮士亮,是因為我在內蒙古日報工作時編輯過他寫的稿子,那時他在豐鎮縣當縣長,知青投書報社反映馮士亮如何關心他們,表揚感謝縣長的。后來在自治區人代會上寫過他的專訪:《人才啊,你怎么張開翅膀?》。在夏日和他主政烏海的時候,我又去寫了三篇報道:《是說出來的,還是干出來的?》《是吹牛還是事實?》《是不堪重負還是開明之舉?》來自改革試驗區烏海市的系列報道。在他當呼市市長的時候,決定要建鼓樓立交橋,當時爭議很大,議論紛紛…… 但自治區劉明祖書記是支持的,他的秘書給我打電話說,劉書記讓你那個報紙先上。我刊發了《為何一橋激起千重浪?》《是甘守清貧還是負重前進?》等五篇述評。鼓樓立交橋建成剪彩時,馮士亮遇到了麻煩,因為反對的聲浪太大,請領導來剪彩不合適,可如此大的一個工程,還是自治區大慶的獻禮項目,悄然無息也不合適。后來我給他建言:讓勞動模范、建橋工人、交警戰士、道路清潔工去剪彩,結果他還采納了我的意見。
      我不想說他當這長當那長的事,也不想在那個領域過多地描述和評論。人走了,就讓他輕松地走吧!我們就輕松地前行吧!人生,就是咬緊牙關,在坎坷困苦中爬行,故事多少、價值大小,一切的一切,是非曲直,林林總總,等你能夠冷靜看待人生的時候,覺得人這一生并沒有那么多的意義……
      哈哈,我們看見了,他不再噴云吐霧緊皺眉頭,不再咬著牙關虎步龍行,只見從未有過的淡定和從容,笑得更加燦爛,讓我們一起哈哈不斷……

      作者簡介:
      李希曉 :1951年2月17日出生,山西河曲人。前輩走西口來到內蒙古和林格爾縣生息繁衍。1984年考入內蒙古師范大學文學研究班,1986年調到內蒙古日報社。1989年白手起家創辦《周末》報,《北方新報》前身。1992年又自負盈虧創辦了《內蒙古商報》。1979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,在區內外的報刊上發表中、短篇小說、散文、隨筆、雜文多篇。出版過中短篇小說集《鄉魂》,編寫過雜文集《侃談》。出版過新聞作品集《好聽不好聽 我叫第一聲》、革命回憶錄《渾河峰火》、《內蒙古文聯給過一個獎,短篇小說《招財叔與大黑馬》獲自治區索龍嘎二等獎。1985年,他牽頭成立了《內蒙古健康產業促進會,並擔任會長。跟報紙有情,還為《內蒙古商報》辦了一張《健康周刊》。

      責任編輯:李斌
  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   Copyright © 2016-2020 ibeifang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大旗網絡 
      商務合作:139-4719-0357 蒙ICP備18006029號-1  營業執照  網址:www.ouroceanfrontcondos.com 投稿郵箱:szj@ibeifang.com.cn
      版權聲明: i 北方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 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。   違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視頻舉報 電話:156-0471-1144
      欧洲aⅴ亚洲av综合在线观看_国产成人亚洲视频在线_朋友的朋友4线观高清中文_免费无码aⅴ免费中文字幕